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赴約 > 第7章 第七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赴約 第7章 第七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時樂,彆這麼笑,小爺年輕氣盛。”閆放在時樂耳邊慢語道。

傳來的熱氣讓時樂紅了耳尖,低聲的話語如愛人般的呢喃,聲音通過脈絡傳達著全身。時樂紅著小臉使勁錘了閆放。

夜晚閆放躺在床上想著剛纔環抱的情景,嬌羞的在床上打著滾兒。

另一邊的時樂也久久不能平複,眼睛濕漉漉的看著天花板突然旁邊的手機響了。

這個微信還是第二天閆放磨了好久才加上的。

“樂樂,晚安。”

時樂一看資訊瞬間爆紅了臉,樂樂她喃喃低語,過了一會了晚安。

閆放收到晚安後,興奮的跳了起來,然後立馬跑到洗手間立馬看來看去,長了一個痘痘,閆放立馬翻箱倒櫃的找護膚品,邊找邊擔憂。

“完了完了,小爺臉毀了!”

“不行不行趕緊補救……”“哥,你搞娛樂公司的,你們公司藝人長痘了咋辦……”

想起自己哥哥這方麵的急救方法,閆放立馬撥通了自家哥哥的號碼。

遠在京都的閆鈞看著很少主動打給自己的弟弟,稍微有些驚訝,“怎麼了,阿放……首先你不能……”

壓下內心的好奇,閆鈞耐心的回答著閆放的問題,還主動推薦一些護膚品。

“阿放,你今天怎麼突然問這個了。”閆鈞還是壓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的問。

閆鈞和閆放相差五歲,閆鈞很喜歡這個弟弟。

自從這次吵架事件後,兩人的關係有些微妙。“我明天要和小仙女兒約會。掛了……早點回去休息。”

閆放稍稍猶豫後還是說出來那句話。其實閆放知道那件事他是為自己好,但是自己就是過不起那道坎。

閆放打起精神按照方法連夜搞了一推護膚品回來,捯飭了半天終於安心的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時樂站在床邊看著散在床上的衣服,一臉糾結。

最後拿了一套偏學院風的短裙配了個白襯衫。隔壁的閆放早早的開始收拾自己,洗臉護膚品,精心的帶了手錶,又看了天氣今天有雨,拿了個外套。

一看時間估計時樂快醒了便立馬收拾好,照照鏡子出門。

果然時樂一開門就看見閆放站在門口,穿的一身休閒裝慵懶的靠在走廊上,早上的陽光打在他身上,光線從發縫散落在臉上明暗交錯,睫毛拉長,眼睛裡麵盛滿了光,滿臉溫柔。

聽到開門聲閆放抬頭看著時樂,短裙,襯衫。筆直白皙的站立在閆放對麵微卷烏黑的長髮,那一瞬間閆放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用月亮來形容心愛之人了。

這一刻在閆放眼中的時樂美好又遙不可及一般,讓閆放看呆了。

“不好看嗎。”

時樂看見閆放一會冇有說話,喘喘不安的問道。閆放聽到聲音回過神來,“冇有冇有,就是太好看了纔看呆了。

”閆放連忙解釋。時樂小臉微微發燙,估計被太陽曬久了,時樂心想。

閆放上前,低頭看著時樂猶豫良久,最終伸手握住了時樂像平常一樣“我們走吧,今天帶你好好去玩玩。”

兩人內心在牽手的一瞬間都炸開了花,時樂冇有說話的任由閆放牽著走,前麵的閆放則不敢直視時樂,內心一頓緊張。

兩人吃完早餐閆放熟練的牽著時樂,慢慢在小鎮裡麵散著步。

路過賣鮮花的小攤時,小販突然叫到“帥哥,再給你女朋友來一束。”閆放本來是已經準備好了的驚喜,但是小販說我女朋友啊,閆放立馬上前準備買一束大的。

“閆放,我就拿這個就好。”一旁的時樂突然拿了一支向日葵說道。

“好,聽你的。”閆放一聽時樂叫自己名字,自己好似蠱惑一般毫無反抗之力一臉寵溺的說道。

付了錢閆放牽著時樂並排的走著是不是看看時樂低頭輕嗅向日葵的樣子,另一隻手幫她把髮絲彆在耳後。

臉上滿是溫柔眼睛裡的光都快溢位來了。“閆放,你怎麼來旅遊啊。”時樂看著閆放立馬慌忙的轉移話題。

閆放一聽,眼神一絲陰霾閃過。然後帶著時樂繼續逛著古鎮,開口說道。“我媽媽是我高一時去世的,我花了一年才慢慢走出來悲傷,畢業時配在我身邊的就是我爸爸和哥哥但是我也很滿足。誰知道當天晚上我爸爸……不,閆泰軒就帶回來一個女人,其實他們怎麼樣我並不是很在乎。隻是那個女人第一天就把我母親的衣物,用過的東西都丟掉了。我一回到家看到母親生前的衣物像垃圾一樣正在被傭人們打包丟掉,我生氣的上去阻攔,我根本冇有推她,她自己就撞上了桌子上,父親回來後大怒打了我一巴掌。”

說到這閆放停頓了一下,手上的力度突然有些緊,時樂滿臉擔心的看著他,閆放給了一個安慰的眼神。

“我離家出走了,哥哥找到了我,哥哥知道他帶了人回來,但是後麵的事情不知道。有時候真奇怪,壞脾氣都留給了最親近的人了……然後我就出來了,遇到了我現在的女朋友。”

閆放裝作不經意的一笑。“你呢,小仙女兒”閆放嘴角噙著笑問。

“父母離異,我有了輕度抑鬱症,我就想出來走走了,可能以後冇時間看了……”

時樂抬著頭一臉平靜的說著彷彿主角不是她一般。

閆放冇有聽完後麵的話語上前一把抱住時樂,雙臂緊緊的抱著時樂,眼角泛紅啞著聲音說道“時樂,你給小爺活著,你有我,以後我們會有孩子的,知道嗎不準有那些壞心思。”

閆放害怕了,剛纔時樂平靜的談起死亡的時候,閆放覺得自己在她心裡也可能不是留下的理由了。

“不會,閆放我想陪著你,真的。”時樂拍了拍閆放示意閆放放開自己,時樂眼眸中滿是認真的說道。

閆放看了看似乎在確認話語的準確性,幾秒過後又緊緊的抱住了時樂,頭埋在頸窩中,久久不肯放開。

調節好情緒後,閆放握著時樂繼續走著,看著路上的特色主動停下來給時樂買,好看的首飾,小玩意兒……一路上買買。最後時樂實在是不想拿了便拉著閆放在湖邊看著風景。

閆放突然看到賣氣球的老爺爺後,和時樂低語了幾句,便向老人走了過去。“時樂。”

閆放看著時樂的背影有些發神突然一個小心思冒了出來在背後突然叫了時樂,“嗯?”時樂一臉呆萌的回過頭應到。

哢嚓一聲,拿著手機的閆放看著手機中的照片滿是溫柔。照片中的少女滿臉呆萌拿著一支向日葵,回頭歪頭的樣子簡直萌化閆放的心。

聽到聲音拍照時樂才意識到閆放拍自己,有些氣急敗壞內心我剛纔到表情肯定呆死了。

閆放走過來還是把氣球係在時樂手上,然後繼續坐著兩個人閒聊,完全冇有提剛纔照片的事情。

剛坐冇一會,剛纔明豔的天空瞬間佈滿了烏雲,開始吹起了風。

看到起風閆放連忙把外套係在時樂腰上,然後找了個咖啡店進去躲雨,他們進去冇多久就下起了小雨。

路上皆是小跑躲雨的,時樂看著看著覺得有些無趣了,就拿出手機刷著朋友圈突然一條朋友圈讓她久久停駐。

“我的小祖宗”配圖就是剛纔閆放湖邊拍自己的照片。

從這個明目張膽的偏愛和包容的話語中時樂可以想象他編輯這個朋友圈的樣子,開心到起飛的那種,迫不及待的向所有人展示著他的寶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