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明末皇太子 > 第1章 甦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明末皇太子 第1章 甦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崇禎十六年三月六日

當春三月,微風輕隨微微的吹拂著,如毛的細雨由天上灑落而下,古樸而奢華的京師此刻並冇有任何人享受著春天的氣息。

雄壯的北京城內,此刻猶如人間烈獄,肆虐的鼠疫讓這座矗立了二百二十餘年得京師城束手無策,百姓一個個如行屍走肉般,放眼望去,都是觸目驚心的白色。在這樣的情況下,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活的過今天。

東宮太子府!

呼!呼!呼!

朱慈烺從床上驚坐而起,口裡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環顧四周,屋裡空空蕩蕩,一個人都冇有,他甦醒了,兩日前朱慈烺突然寒顫高熱、臉部發紅、神識模糊最終暈倒在東宮之中,這座帝國的最高領導人,朱由檢在得知訊息後立刻帶領太醫院院使趕到東宮,經過診斷這位帝國的太子,患上了鼠疫。

朱由檢在聽到這個訊息後宛如晴天霹靂,本就蒼老的他一瞬間脊背彎曲,他是皇帝,可皇帝又如何,在疾病的麵前他也無能為力。

“陛下!太子患上鼠疫,還請陛下保重龍體先行離開,老臣拚儘全力也會救回殿下!”

太醫院院使是個老人,名為王諍,他自己根本冇有任何把握,現在整個京師由於鼠疫的肆虐十室五空,整個太醫院醫書都翻爛了卻也束手無策!

“王太醫儘力而為吧!”自知於事無補的朱由檢眼含淚水囑咐了一句,便離開了東宮,他要把這個壞訊息告訴皇後,讓其有個心理準備。

王太醫目送朱由檢離開後,便開始在宮女的幫助下開始用藥。

朱慈烺昏死過去的兩天中,他的靈魂穿越到後世重新投胎,在那個世界他知道了明末的所有曆史,父母給他取名朱黃明,而他也在父母的支援下努力學習,高中畢業後成為了一名光榮的軍人,退伍後他又上了大學,甚至一路讀到博士學位最後成為了兵器科學研究院院士,他把自己一腔熱血獻給了他熱愛的祖國。

在那個時代他看到了明朝滅亡後的情況,關外的滿清成功的問鼎中原,可最後由於朝廷的無能讓這個擁有五千年燦爛文化的民族差點亡國,就這樣他在那個世界度過了一世,就在去世的前一刻他的靈魂又回到了這個原本屬於他的時代。

吱……!

開門的聲音響起,王諍走在東宮的地板上內心悲涼,手中還端著剛剛煎的藥朝著朱慈烺走去,此刻的他知道太子已經時日無多了!

“王太醫!”朱慈烺看著王諍笑了笑,“父皇呢?”

王錚雙目瞪的如銅鈴,看著朱慈烺坐在床上,手中的湯藥碗掉落,頓時灑落一地!

“完了!迴光返照!”

王錚快步走到朱慈烺的身邊也不管禮數不禮數了,抓過手就開始診脈,這脈平靜而有力,完全不像一個迴光返照之人!

“殿下!還請您吐出舌頭讓老臣一觀。”

朱慈烺笑笑並冇有責怪他的無禮,心中知道這個老太醫在擔憂他。

“舌苔顏色淡紅、潤澤,舌頭上冇有明顯的齒痕!”王諍驚喜而起,順手撕下了圍在口上的白布“臣恭喜殿下!殿下的鼠疫已經痊癒,臣為陛下賀!為殿下賀!為大明賀!”

王錚說完後便立刻告退,出門喊了宮女和太監服侍朱慈烺,而自己則是一路狂奔要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皇帝。

快六十歲的老頭步伐堅定步子大開,即使累的連呼帶喘也樂此不疲。

朱慈烺甦醒後卻如何都高興不起來,呆呆地坐在床上,他知道他自己這個太子在一年以後的命運是多麼淒慘,史書對他的記載或是失蹤或是被殺。

此時的大明東有滿清在關外虎視眈眈,一心要入主中原,西有李自成張獻忠這兩個大忽悠陳兵百萬打算推翻大明,南有鄭芝龍的海商集團割據一方,北麵還有蒙丹汗的蒙古鐵騎,伺機而動!各地叛軍剿滅不儘,天災**不斷,小冰河時期更讓這個春天都寒冷無比,百姓衣不遮體食不果腹。

朱慈烺無奈的笑了,這還真是後世之人寫的小說一般,地獄開局啊。

上一世他在曆史課上瞭解到,李自成會在1644年的農曆三月會師北京城下,而當時的北京城之所以這麼快就被其攻破,很多後世之人都說是由於明末這一場鼠疫,導致京師城內十室九空,官兵更是因為鼠疫的肆虐而十不存三,整個京師可用之兵不過五萬餘人。

這樣的慘劇絕對不能再發生了,他既然能夠重新回到這個時代那一定要阻止,他也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繼續發生,更不會允許滿清這豬腦子一樣的朝代入主中原,他要拯救這個帝國。

“我要開創一個新大明,朱慈烺,你要努力,你要知道你的身後就是萬丈懸崖。”

大明,皇明,漢明,華夏服飾最後一個由漢人組建的王朝,它的開國皇帝是朱元璋,一個根正苗紅的三代貧農,它不和親!不納貢!不割地!不賠款!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後世又有多少人為了它在網上和彆人唇槍舌劍,

它又是多少人心中的痛。

痛它的盛極一時,痛它的萬國來朝,痛它的血氣方剛,痛它的絕世無雙。

此時朱慈烺深深的想到了明清兩代末代皇帝的對比。

“朕死無麵目見祖宗,自去冠冕,以發覆麵。任賊分裂朕屍,誤傷百姓一人。”

“占據著我全心的不是東北老百姓死了多少人,不是日本人要用什麼辦法統治這塊殖民地;它要駐多少兵,要采什麼礦,我也一概不管,我關心的隻是要複辟,要他們承認我是個皇帝”

這就是兩個王朝的對比這就是兩個時代的對比。

朱慈烺起身下床,走到了一麵鏡子前“從今天開始,你就是亡國太子朱慈烺,你要時刻記住,你不努力,亡國滅種之難就在眼前!”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又看了看自己的束髮,“剃髮令!易服令!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朱慈烺喃喃的道。

剃髮令,剃掉了漢人的民族精神,易服令易掉了漢人的風骨熱血,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殺掉了漢人的剛勁勇猛,自此之後漢人就此沉睡,等待它的就是洋槍洋炮,炮擊國門。

噔!噔!噔!

門外敲門聲響起“殿下!奴婢們要伺候你更衣了!”

朱慈烺最後看了一眼鏡子中的自己,點了點頭,給自己一個微笑,“朱慈烺,你可以的!你曆經過後世,就算地獄開局,咱們也要好好享受”隨後便走到床沿“進來吧!”

咚咚咚四個宮女和兩個小太監躡手躡腳的踩在地板上,門被輕生拉開,四個一身青衣的妙曼女子跪在朱慈烺麵試,兩個身穿綠色宦官服飾的小太監伴隨左右。

“殿下!奴婢們為你更衣!”青澀的小宮女臉頰緋紅,羞澀的看著朱慈烺。

“謝謝!”朱慈烺聲音很柔,在他眼裡這四個小宮女就是孩子,都在十七八左右,在那個時代這些人應該無憂無慮的生活在校園,享受自己青年的時光。

在四個宮女的服侍下朱慈烺穿上橙黃色圓領五爪龍袍,頭戴翼善冠,腰上繫上玉帶,看著四個宮女忙前忙後的伺候下,讓朱慈烺經曆過後世的靈魂有些許不習慣。

乾清宮,黃琉璃瓦重簷廡殿頂,座落在單層漢白玉石台基之上,為內庭後三宮之一,殿內明間、東西次間相通。後簷兩金柱間設屏,屏前設寶座,寶座上方懸掛著“明鏡高懸”匾。

內殿中,崇禎皇帝朱由檢正和內閣首輔周延儒,大學士陳演蔣德璟,戶部尚書傅淑訓商議京師鼠疫的政事。

怎奈國庫空虛無法救治百姓,朱由檢此刻愁的麵色扭曲。

王承恩輕手輕腳的走到朱由檢麵前“陛下!太醫院院使王諍求見!”

一聽王諍求見朱由檢急忙起身,隨後走跑出乾清宮,他不希望是什麼壞訊息,心中一直在祈求朱家的先祖保佑。

王諍跪在乾清宮外,可憐老頭從東宮跑到乾清宮早已累的麵紅耳赤,王諍剛要開口就聽到。

“王卿家,如果是好訊息,你便開口,如果是壞訊息,你起身轉身便走,朕!”

“臣啟奏陛下!賴陛下鴻福,太子殿下轉危為安,鼠疫之症痊癒,此乃陛下鴻福齊天,祖宗保佑!現今殿下已經甦醒。”說完便跪拜磕頭。

“烺兒醒了!祖宗有得!祖宗有得啊!”

說完便起身往東宮走去冇有一刻停留,王承恩則是吩咐一名小太監前去坤寧宮將這一好訊息告訴周皇後。

就這樣,當朝皇帝,司禮監秉筆太監王承恩,內閣首輔,外加兩個大學生,一個戶部尚書急匆匆的往東宮趕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