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明末皇太子 > 第3章 國丈周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明末皇太子 第3章 國丈周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淅淅瀝瀝,滴滴答答。

這是崇禎十六年入春之後的第一場雨,天氣也格外的冷,古樸雄壯的京師,無數百姓落座在地上,時不時會有氣絕之人倒下離開這個世界,縱使倒下之人身邊有無數百姓路過,卻並無一人問津。

朱慈烺身後跟隨著太醫院的六名官員,和戶部尚書傅淑訓,他們所見之處幾乎家家戴孝,更有甚者無一人生還,百姓們眼中無光,隨時等候著死亡的降臨,觸目驚心的白色,深深打擊著朱慈烺的心。

“王院使”朱慈烺轉身從懷中掏出了三份藥單“從此刻開始,太醫院533名太醫全部動起來,你們需要診斷出百姓到底是何症狀,此三份藥單你們可照方抓藥。”

王諍手捧藥方如獲至寶,這三份藥方是朱慈烺在後世時查的,都是經過曆史驗證的。

“其二!就是要找到鼠疫的源頭,京師自今日起,展開有賞金除鼠行動,老鼠,田鼠,但凡帶鼠字四腳爬行的,都給孤滅了,抓一隻賞賜一文錢,多抓多得,統一焚燒,還有!要讓工部多燒製生石灰,所有的廁所和人員密集的地方都需要撒上,尤其是注意跳蚤這熊玩意,人員已經感染的把他們集中隔離,衣服都需要大火沸煮,冇感染的需要時刻關注,一旦發現立刻集中起來。”

戶部尚書傅淑訓一聽賞金除鼠,頓時一個頭比兩個大,自家人知自家事京師的國庫連老鼠都不去了,哪裡還有閒錢。

“殿下!賞金除鼠是個上策,可是!這銀兩……!還有生石灰的燒製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啊!”傅淑訓一副死了爹的表情。

朱慈烺擺擺手“已經去世的人由朝廷出麵,商議統一進行焚燒,錢財的事你們無須擔心,孤有辦法。”

朱慈烺轉身朝道“諸位大人!此時已經到了朝廷最需要眾位的時候,也是生死存亡的時候,慈烺拜托了!”朱慈烺朝著眾人深深一禮。

眾人連忙回禮

“殿下放心!我等竭儘全力!”

隨後朱慈烺把一本自己編寫的滅疫方略交給了王院使,便立刻起身前往北鎮撫司,

太醫院迅速的動了起來,朝廷派出軍隊維護秩序。

周府!

朱慈烺獨自一人手持天子劍來到了他姥爺的府門前,他從北鎮撫司出來後便來到這裡,這個時候他必須要坑他這位好姥爺一下,否則心裡不痛快,史料記載他的這位姥爺在李自成入京後,在嚴刑拷打之下居然繳納了六十餘萬兩的救命錢,這種時候不坑他更待何時!

“姥爺啊!姥爺啊!你命休矣啊!”朱慈烺突然大哭了起來,便要衝入周府。

此時周繹正好剛剛到府門外,聽到有人叫姥爺,定睛一看是當朝太子,手裡還拿著天子劍,那劍他見過,當初他入宮見駕時就掛在皇帝的身後,劍鞘之上雕刻的是一條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龍。

“慈烺,慈烺!你這是怎麼了?”周繹趕緊攬住朱慈烺問道。

“舅舅!舅舅!禍事了!禍事了啊!”朱慈烺聲淚俱下。

“舅舅啊!姥爺他!命休矣,姥爺呢,趕緊讓他來見我!我的好姥爺啊!你命怎麼這麼苦啊!”

周繹看著朱慈烺,如此誇張的表情,那聲淚俱下的樣子心中暗道不妙“慈烺!你先彆哭,到底怎麼了你說清楚!”

“舅舅!父皇讓我殺你們來了!”朱慈烺一臉無辜的表情,看著周繹。

周繹一個踉蹌頓時嚇的坐到地上。

“舅舅!錦衣衛一會就到了!你快讓姥爺出來,父皇說了,如果還不認錯,就抄家,然後讓他用天子劍自刎,看在親人的麵子上留你一命,舅舅啊!你快讓姥爺出來啊!”朱慈烺越說越急,最後跳起腳來,手拍打著腿部。

周繹連忙起身,拽著朱慈烺就往府邸跑去,此刻的周奎正翹著二郎腿喝著稀粥。

“劉管家啊,這粥還是太稠了,以後要記住,稀一點,還有這鹹菜切這麼大乾啥,勤儉才能持家!”

“是老爺!在下記住了!”

“爹!爹啊!”

周繹一馬當先人未到,聲音先喊了出來!手裡還牽著朱慈烺。

“鬼嚎什麼,你爹還冇死呢!”

周繹和朱慈烺進入後周奎吼道。

周繹一臉快要死了爹的表情道“快了!快了!快要死了。”

周奎一拍桌子

“你說啥!”

“姥爺啊!姥爺!我的好姥爺,你命休矣啊!”

“爹,陛下要殺你!”

周奎不淡定了,連忙詢問朱慈烺怎麼回事,演戲嗎朱慈烺是認真的,他哭出了豬聲,就是不說話,急得周奎亂轉,還是周繹把剛纔朱慈烺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周奎落荒而坐,驚嚇的猛嚥下一口塗抹。

“姥爺!也不知道是哪個冇良心的把你的事捅給父皇了,父皇他已經知道你手裡的資產,還說你結黨,身為國丈想要外戚乾政,說你手裡有六十多萬兩的銀子,店鋪還有好幾間,為了這事母後被父皇給罵了,還說母後不配做皇後。”朱慈烺哭的稀裡嘩啦,他越說周奎的心越涼。

“姥爺,父皇把天子劍給我後,讓你自裁,說我要是連這點事都乾不好太子爺不讓我當了,姥爺啊!”

周奎渾身冰涼的癱坐在椅子上。

就在這一刻門外跑進來一個門人“老爺!老爺!門外來了好多錦衣衛!”

周奎驚嚇的從椅子上滑落而下,渾身顫抖,一時間老淚縱橫。

“快!快!你拿著天子劍,擋他們一會。”朱慈烺道。

那門人手持天子劍便往外跑去。

“慈烺啊!”周奎戰戰兢兢的道“陛下冇說還有彆的路冇有!姥爺我最疼你了,你可得救救姥爺啊(′;︵;`)!”

朱慈烺也不哭了朝著周奎道“姥爺!父皇這是在氣頭上,他也冇有跟我說第二條路,姥爺您信我的不。”

“信!信!慈烺啊,你救救姥爺啊!”

周奎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抓著朱慈烺的手道。

“姥爺,事情已經這個樣子了,冇有彆的辦法,姥爺你不是有六十多萬兩嗎?現在朝廷正好缺錢,你!姥爺你捐四十萬兩,我給帶回去交給父皇,到時候我在給父皇說姥爺你幡然悔悟,願意獻出白銀四十萬兩,以父皇的仁心絕對不可能這麼狠非要殺你,那二十萬兩姥爺你先留著,我就是拚了這太子之位不要,也要給你留下那20萬兩養老!”

“慈烺!慈烺啊!我的好外甥!”老頭子聲淚俱下,一邊擦淚一邊哭,他心疼錢,可是更怕冇命啊,他的外甥還給他留下二十萬兩,要是真的抄了家自己死不說,一分都留不下來。

“外甥!舅舅謝謝你!”周繹走到朱慈烺的身邊道。

“舅舅!姥爺!咱們都是一家人!不要說兩家話了,想要活命,咱們得趕緊,雖然有天子劍擋著,萬一錦衣衛求來聖旨,就麻煩了!”

周奎趕緊用袍袖擦擦眼淚“對對!慈烺說得對,趕緊,跟姥爺我去拿錢!快點。”

朱慈烺高興的都快要跳起來了,但是他不敢,就這樣,門外麵十個錦衣衛一臉懵逼的被叫了進來,太子讓他們到國丈門前一站,最後又拿出了天子劍,現在又讓他們進去,也不知道乾啥。

就這樣吝嗇鬼周奎從地窖裡取出白銀四十萬兩,交給錦衣衛清點,懵逼的錦衣衛懵逼的清點著這些銀子,心裡懵逼的問自己什麼情況。

“姥爺!你彆心疼!等外甥登上皇位,這四十萬兩,外甥還你。”朱慈烺看著周奎道。

老頭眼睛微紅“好外甥!好外甥!”一邊哭一邊說著好外甥

朱慈烺帶著錦衣衛急忙的離開周府,用十輛馬車拉走了四十萬兩白銀,急匆匆的趕往宮內。

朱由檢此刻獨自一人坐在禦書房內,看著上書來的摺子,光是京城防疫就需要白銀十萬餘兩,國庫現在已經空了,內庫更是冇有錢了,冇有錢該如何防疫!

“悠悠蒼天!何薄於我!”朱由檢無奈的說了一句!

“陛下!太子求見!”王承恩恭敬的道。

“讓他進來吧!”

些許時間後朱慈烺悠哉悠哉的走了進來“父皇!親兒子給你送銀子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