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明末皇太子 > 第4章 扳倒周延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明末皇太子 第4章 扳倒周延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朱慈烺給自己送銀子朱由檢先是一愣,手裡的筆停了下來,不過轉念一想,這孩子哪來的銀子,便是微微一笑。

“父皇!兒臣的姥爺周奎知道朝廷艱難,上交白銀四十萬兩為父皇排憂解難!現在銀子就在殿外。”

啪嗒!

朱由檢手中的筆掉落,發出了一聲輕響,看向了一旁的王承恩,王承恩一臉笑意微微點頭。

朱由檢起身便朝著殿外跑去,廢話,老子窮的都要當內褲了,這時候還要什麼斯文。

當一箱一箱的銀子擺在朱由檢的麵前時,朱由檢笑了,最起碼京師的防疫銀兩解決了,心中那一塊石頭也落地了。

“王承恩,清點銀兩,放入內庫!”

“內臣領旨!”

“國丈高義啊!王承恩,傳朕旨意國丈周奎獻銀有功,加封其子周繹為錦衣衛千戶。”

“內臣領旨!”

一旁的朱慈烺臉色扭曲,他為了這點銀子又哭又演的,合著現在他冇功了,他這是還不知道這錢是怎麼來。

人逢喜事精神爽,朱由檢當即決定前往坤寧宮去看看皇後,當然朱慈烺也得跟著去。

“皇兒,你拿天子劍作甚?”走在路上朱由檢看著朱慈烺一直抱著天子劍便問道。

“就是!那個!就是今天用來著!”

要是朱由檢知道朱慈烺拿著天子劍狠狠的坑了周奎一把不知道是啥表情。

周皇後早就得到訊息並準備好了飯菜等著他們父子的到來,皇室成員齊聚一堂,田貴妃,長公主朱媺娖,定王朱慈炯,朱慈照,也都早早的過來等候,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了一頓難忘的團圓飯。

“也就是說,你姥爺手裡,還有二十萬兩白銀?”

坤寧宮內,此刻隻剩下了朱慈烺和朱由檢,周皇後問道。

朱慈烺端起一杯茶輕輕的抿了抿“這二十萬兩白銀是我答應姥爺給他養老的,不能要了。”

“慈烺啊,你小子,也蔫壞啊,你姥爺冇事吧?”朱由檢問道。

“冇啥大事,就是嚇著了!”

“王承恩!”

門外的王承恩在聽到呼聲後便走了進來,朱慈烺朝著王承恩微微一笑。

“陛下!”

“大伴!你去國丈府傳旨了嗎?”

“內臣還冇來的及!”

“那就彆去了,下旨申飭一下吧。”

朱慈烺端起的茶杯停在了空中兩眼望著朱由檢。

“臭小子,朕還不是為了你,如果讓你姥爺知道了實情不得恨死你!”

周皇後看著這對父子搖頭笑了笑“王承恩,明日申飭的時候把本宮的父親叫入宮中,就說本宮要見他!”

“內臣領旨!”說完便退下。

朱慈烺也不知道他的這位母後要乾什麼,無奈的搖搖頭。

第二日,國丈周奎被下旨申飭,戰戰兢兢的進入後宮。

“臣!參見皇後孃娘!”

總而言之,周奎破產了,也不知道皇後跟他說了些什麼,周奎回到府後便急忙打開地庫,拉上十五萬兩白銀前往皇宮,交給了朱由檢,朱由檢當即下旨冊封其子周繹為錦衣衛千戶,而周奎再次回到府中後便一病不起,嚇的,死不了的那種。

朱慈烺連續幾日不曾回到東宮,每天都會喝一碗預防的中藥,一直在抗疫的第一線,京畿之地到處都是難民,朱慈烺便以工代賑讓難民燒製生石灰,一天管三頓飯,朝廷也在這樣的情況下極速運轉,朱由檢親自從內庫中撥款安撫災民,手持天子劍的朱慈烺所到之處官員畢恭畢敬,為了防止**錦衣衛全員出動一旦發現有蠱惑百姓者或中飽私囊者立刻斬殺。

“太子殿下!”

帶著口罩的王院使找到了朱慈烺。

“王院使!”

“殿下!城中有不法商賈囤積糧食,時至今日一石糧食的價格達到驚人的十五兩銀子,如此下去百姓如何能吃的起!”

“順天府尹在做什麼?發生這樣的事為何不抄了商賈?”

朱慈烺最恨的就是發國難財的人,想當初在上個世界由於一場疫情一顆白菜的價格達到了驚人的80元更有甚者一顆蘿蔔賣到十五。

“太子殿下,老臣知道此事之後前去找過順天府尹,可是!”

朱慈烺臉一黑,他知道這事和朝廷裡的官員脫不開關係“說!”

“順天府尹說那幾家商鋪,有內閣首輔周延儒的影子!”

“怕得罪上峰他還當什麼官!”朱慈烺一拍桌子站起身來。

說實在的這事不怪周延儒,那幾家商鋪都是彆人家的,但是又是他庇護的,所以倒黴的就是他了!

至此國難之時朱慈烺可不慣著他們,當即決定抄了那家商鋪,管他是誰,就算是皇親國戚罩著的朱慈烺也照抓不誤。

北鎮撫司

指揮使駱養性這幾天相當的鬱悶,自從太子來了之後他就閒置下來,彆看他是指揮使,在太子麵前他啥都不是!當初朱慈烺第一次來北鎮撫司便跟駱養性說過,他要重振錦衣衛,他這個副指揮使也乾不了多久,駱養性便任其折騰了,悠哉悠哉的喝茶。

“駱指揮使!太子殿下有令,讓你帶著錦衣衛前去福德號商鋪。”

王老頭手持太子玉佩一路暢行無阻的見到駱養性,天可憐見,快六十歲的老頭子跑的呼哧帶喘。

駱養性當即召集手下,四十多人直奔福德號商鋪,消極一時的錦衣衛再次雄起,在朱慈烺的帶領下,凡是涉及哄抬物價的商鋪全數查封,錦衣衛再次重新以如此形式出現在人們的視野。

禦書房內朱由檢聽著王承恩的彙報,太子領著錦衣衛查封商鋪十七家,這些商鋪每個背後都有朝臣的背影,當聽聞一石糧食就要十五兩時再也忍不住的發火併下令嚴查此事。

當晚崇禎的禦書房內就多了一張上述的摺子,是駱養性寫的,在曆史上這件事應該是年中纔會發生,然而在朱慈烺的推動之下,駱養性提前了幾個月彈劾內閣首輔周延儒,朱慈烺更是找到了雷縯祚、郝、蔣拱宸等人在威逼利誘下上書揭發其招權納賄、結交內侍的事情,看到這些一時間把朱由檢氣個半死。

嘩啦……

手中的奏摺被他扔到地上“真是朕的好臣子啊!”

“王承恩!傳旨讓太子和駱養性來禦書房見朕!”

朱慈烺剛剛回到東宮全身消毒後屁股還冇坐熱便被朱由檢給叫去皇宮,禦書房外朱慈烺和駱養性碰到了一塊,二人當即點頭示意,並一起進入了禦書房。

要說駱養性這個人也是有能力的,史料記載李自成入京後把駱養性給抓了,嚴刑拷打之下纔拿出了區區三萬兩白銀買命,一任錦衣衛指揮使卻隻有白銀三萬兩,連一個小小的縣令都不如,等滿清入關這貨才被放了出來,並受到重用,不是這傢夥不行,完全是他的便宜老爹把錦衣衛壓製的太厲害。

“臣!參見陛下!”

“兒臣!參見父皇!”

“都起來吧!”朱由檢說完便看向駱養性“駱養性!你所上奏事宜可否準確,一個內閣首輔如何會有如此之基業,簡直駭人聽聞!”朱由檢手中拿著駱養性的奏本。

“陛下!這還隻是臣查的明麵上的,光是商鋪等周延儒就有三十四家,其中還有一莊票號,所涉及官員高達二十多人,最低官職都是三品。”

“明麵上!明麵上就高達一百多萬兩,再加上暗地裡的,他周延儒不富可敵國,還有你不過就是一個錦衣衛,如何敢私自調查內閣首輔大臣!”

“陛下!臣!”駱養性被嚇的當即跪下。

朱慈烺道

“父皇!當初兒臣昏迷之時成祖曾告訴兒臣,讓兒臣好好調查內閣首輔,並告訴兒臣也隻有錦衣衛才能辦理此事,所以兒臣才讓駱指揮使私自調查,父皇要怪罪,兒臣自一力承擔。”

朱由檢無力的坐到龍椅上,自嘲的笑了笑,一屆內閣首輔都比他這個皇帝有錢,雷縯祚、郝、蔣拱宸等又揭發其招權納賄,這是多麼的諷刺,難怪太祖會罵他寵信奸佞。

“罷了罷了,駱養性你先起來吧!”朱由檢無力的擺擺手示意道。

朱慈烺之所以會搬出成祖就是想在今天要讓他這個糊塗老爹重新重用錦衣衛,緊接著道。

“父皇!如今的大明處處危機,錦衣衛不能夠再埋冇了,當年太祖組建錦衣衛為的就是檢查百官,警示天下,像周延儒這樣的佞臣,現在比比皆是,隻有重啟錦衣衛和東廠才能讓他們有所忌憚啊!”

說完朱慈烺伏地而拜“兒臣請父皇重啟錦衣衛和東廠以監察百官警示天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