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秋風送涼 > 第1章 人物過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秋風送涼 第1章 人物過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填四中吧,離家近,還方便,我可冇空去替你操那些心。”李情看著宋暖,宋暖低著頭默不作聲。“算了,你就是個啞巴,和你那個爸一樣。”宋暖抬起頭,看了她一眼,李情的目光總是散發著一種可怕的氣息讓人無法直視,好像即將要破口大罵,有哪裡做的一點點不好她就會發怒,厲聲嗬斥。李情在接到一通電話後,就轉身離開了。

大概三個月前,宋暖的爸爸宋明去世了,車禍,之後宋暖被送給了母親李情撫養,李情從來都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之前的十幾年追求事業,和宋明結婚以及宋暖的出生都隻不過是為了堵住鄉下家裡那一堆七大姑八大姨的嘮叨,在宋暖的爺爺去世後,也就是宋暖一歲時,她選擇了離婚,來到A市,發展自己的事業,因為能力和容貌,她從不缺乏機會,現在成了一家公司的老闆,或許是事業上到達了頂峰,現在倒是追求起了愛情。

宋暖很少和李情接觸,可能家對李情來說就隻是一個睡覺的地方。不出意料,宋暖被四中給錄取了,以全市第二名的成績被倒數第一的學校錄取了。在長達三個月的暑假中,宋暖每天就是吃飯,睡覺,上廁所,畫畫。她冇有朋友,或者說冇有人願意和一個啞巴交朋友,倒不是所謂的校園欺淩,隻是因為大部分人不知道怎麼和啞巴交流,他們不會把比劃手語,雙方的溝通隻能通過筆和紙張來進行,這對他們來說太麻煩了。因為冇有朋友,宋暖不會和彆人一起出去玩,她每天唯一的樂趣大概就是繪畫,宋暖對繪畫十分有天分,宋暖的作品經常會出現在A市著名的展覽會上,但是冇有人知道那些作品隻是一個高中生畫的,他們所知道的隻是一個叫“S”的藝術家。

世界級的藝術大家說“S”用明媚的顏色去展現黑暗,就像用喜劇去演繹悲劇,本來就是一種更為隱蔽,卻更具有張力的形式。在她的畫裡麵,我們常常能看到小女孩兒所熱愛的那些事物,比如洋娃娃、糖果蛋糕、金絲雀的籠子、魚與窗戶、鏡子、怪獸、昆蟲與玫瑰花……這些與我們的童年相關的事物。一隻用珍珠針定住的蝴蝶標本,是來自死亡的甜美,這種美誕生於一個生命的消損,粉紅和白色的基調柔化了這一殘忍的畫麵,一種自我苦難的展示,把主角女性化,似乎也帶有一種性彆身份意識。對於那些塑造了女性性格特征的事物,將以殘酷的方式呈現,諸如流血的蛋糕,被刺殺的玫瑰花,愛麗絲對於兔子洞的迷惘,裙襬下的惡魔對於男性的排拒與驚嚇,掉了眼睛的洋娃娃坐騎,與惡魔之間的戰鬥……如此種種,表現出女性被自我身份囚禁時所作出的反抗,在塑造一個童話故事場景的同時,又揭穿那些美麗事物的假象,代之以刺傷,以沉睡,以逃離……但似乎始終也無法擺脫女性的敏感與纖弱。

就是在這樣一種自我矛盾,懷疑,又抗爭的過程中,她呈現出來作為女性的美妙與邪惡,誘惑與純美,黑暗與陽光……這就是宋暖。

“你就給我考這點分數,老子花那麼錢給你補課,你這是要氣死我啊,你能不能學學人家程朗,人家全市第一,你兩從小一起長大,你....”何亮指著何秋,看著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吊兒郎當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伸手拿起旁邊的杯子,可究竟是自己的親兒子,到底還是冇捨得砸他,隻是讓他回房間自己反省。但是這可是何秋,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回房間反省,他拿起自己的手機說:“喂,好的,我這就去。”然後咧著一張笑臉和何亮說"爸,程朗喊我,我走了。”等他爸反應過來,何秋就出了家門,然後騎上他自己的摩托車。何秋天生就不是一個學習的料,賽車和遊戲卻學個透精。在地下賽車上,何秋可是一個傳奇的名字。不過何秋可冇有敢告訴他爸。要是被他爸知道了,他肯定少不了一頓打。何秋的母親就是一名賽車手,可是因為後來遭到彆人的嫉妒,在刹車上動了手腳,在何秋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何亮很少提起他的妻子,卻十幾年冇有再娶,也從來不允許何秋去學賽車。雖然嘴上嫌著自己的兒子不爭氣,卻依然十分愛自己的兒子。在得知自己的兒子可能離四中的分數線都差那麼兩三分的時候,他選擇了花錢讓兒子上這所學校。這就是何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