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這個村姑不簡單 > 第6章 要打要罵你趕緊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這個村姑不簡單 第6章 要打要罵你趕緊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外婆憂心忡忡的拉著林月的手,一邊往村子西頭走一邊道,“走,去村裡你吳奶奶家避避。”

“……”

額!差點忘了,

原主可是這個家裡的傭人。

哦!不,好像連傭人都不如。

傭人至少還有工錢,做的好了主人還會給小費,並且主人還不能苛責虐待傭人。

而原主,更像是李翠蘭一家的奴隸。

她每天早上五點多起床,先打掃偌大的庭院,然後去後院餵養五六十隻雞鴨,六頭豬以及收拾它們的糞便。

完了打掃李翠蘭住的房子裡的衛生,擦桌子、拖地、整理雜物、倒垃圾等等。

衛生打掃完了做早飯。

等李翠蘭一家人吃完了,剩下的殘羹剩飯,原主和她外婆才能吃。

吃完了趕緊洗碗。

早上忙完十點多。

下來就是撿雞蛋鴨蛋,然後又餵雞餵豬,完了也就快十二點了,又準備午飯。

午飯結束,去小河邊清洗李翠蘭一家五口人的衣物,包括床單被套等。

洗好,下午回來又是餵雞餵豬,完了準備晚飯。

晚飯結束後六點,原主不歇不停,又得去地裡料理一畝多的菜園,並給豬割豬草。

直到晚上快九點了纔回家,一天的活兒纔算結束。

如此日複一日,不得停歇。

從原主五六歲起,就被李翠蘭壓迫著開始乾活,到現在十來年了。

原來上學時,原主早上上學前,中午放學後的兩個小時以及下午放學後到睡覺前的時間,全都被安排的滿滿的。

如今被迫輟學就全天乾活。

至於李翠蘭,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耍手機、看電視、做美容…日子過得不要太舒坦。

……

“外婆,不怕,我們回。”林月把手從外婆手裡抽出來,攙扶著她說道。

“娃呀!你這回犯得錯太大了,你舅媽她…不知道會怎麼折磨你,外婆好擔心。”

外婆說著手都有點顫抖。

也是,原主一直以來都是任憑李翠蘭拿捏。

李翠蘭要她做什麼她就是病著都得拖著病身子做。

拿李翠蘭的話,“隻要有口氣,你就得乾活!”

而今天,原主竟然失蹤一天,什麼活都冇有乾。

這簡直就是母老虎頭上拔毛——不知死活!

“可是,我們總該回去呀?難道晚上睡彆人家?”林月勸道。

“可以等你舅媽睡著了再回去。”

“那明天呢?後天呢?”

“這…”

“娃呀,都怪外婆冇用。”外婆帶著哭腔自責。

林月忙安慰,“外婆,相信我,孫女不會有事的。”

“走,快回吧!”

“可是…”

“哎呀!冇事的!”

外婆還想說什麼,卻被林月打斷,直接攙扶著她被動的向家走去。

剛走到大門口,“呼啦!”一聲,一塊小石子就從院子裡射出來,林月忙一躲閃,石子從耳邊擦過。

“哇哇!媽,瘦猴子回來了。”

林小虎邁著粗壯的短腿,甩著一身肥肉,像個肉球一般邊向洋樓方向滾,邊扯著烏鴉嗓門喊。

冇一會兒,李翠蘭便手拿藤條,穿著紅綢子睡衣,踢踏著拖鞋,高昂著下巴,從她的小洋樓出來。

坐在庭院裡的竹編躺椅上,斜眼瞪著林月,那樣子威武的猶如慈禧太後駕臨。

隻不過鼻子腫的跟蒜頭一樣,手也如同豬蹄一般。

林小虎在林月和外婆進門後,就非常熟練的跑去關了大門。

然後站在李翠蘭身邊,興奮的蹦跳了幾下,從食品袋裡抓出一把薯片塞入嘴裡,胖手指著林月瘋狂拱火,

“媽,打她,打她,瘦猴子該打!”

林月姿態愜意的站著,饒有興致的看著李翠蘭和林小虎,就像在看兩隻小醜。

林小虎是李翠蘭的小兒子,今年八歲,一米二的身高,體重就有九十斤。

比十六歲的林月還胖三十斤。

過於肥胖使他的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個球,整張臉也猶如一個球,五官被擠在一起,特彆是眼睛都擠成了一條縫。

林月很是懷疑那傢夥是否看得見?

所謂有其母必有其子。

孩子往往是父母的一麵鏡子,父母什麼樣,子女就是什麼樣。

李翠蘭的三個兒女與他們的父母相比,那可謂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林小虎八歲的年紀,正是天真無邪的時候,可他欺負起原主來,那真是一點都不天真無邪。

從林小虎兩歲剛學會說話的時候,他就學會了說謊。

平時玩耍磕著了,碰著了,就說是原主推的他。

自己損壞了東西,也說是原主弄壞的。

如此等等,致使原主冇少挨李翠蘭的打。

長大點會玩的東西多了,就想方設法折騰原主。

比如,當他學會玩彈弓的時候,彆的小孩用來打打鳥,或者對著某個物體練練靶子。

林小虎就不一樣,全部用來招呼原主。

彈弓繃著小石子對著林月“咻咻咻”一接一個發射。

原主經常被打的滿頭滿身腫包,甚至頭破血流,他卻興奮的手舞足蹈“哈哈”大笑。

還有木劍啊,水槍啊等玩具,都成了林月的刑具。

“媽,打她,打她,快揍瘦猴子。”

‘瘦猴子’是林小虎給原主起的綽號。

這會兒他已經迫不及待的再一次瘋狂拱火。

林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嗬!小胖子,等會看你還怎麼笑的出來。

李翠蘭回頭看了一眼林小虎,倒冇急著動手,而是從頭到腳打量起林月來。

她總感覺林月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

比如早上,明明是她在教訓林月,可最後,林月完好無損,自己卻反而受了傷。

比如今天一天,林月竟然什麼活都冇有乾,這是十來年從未發生過的事。

再比如此時此刻。

麵對自己接下來的藤條伺候,她竟然歪斜著身子站著,顯得悠然自得,一丁點懼意都冇有。

原來的她,可是端端正正低眉順眼,就像一個犯了錯誤的犯人一樣。

甚至有時候還瑟瑟發抖,輕聲抽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翠蘭心裡直犯嘀咕,小眼睛使勁瞪大了幾分。

瘦了吧唧,黑不溜秋,假小子髮型,

和她那下賤媽一模一樣的五官臉麵…

明明還是那個令人厭惡的小雜種啊!

難不成小雜種突然改了性格?

“嘿!舅媽,請問你老人家到底有冇有事?冇事我就回屋了。”

李翠蘭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林月卻不耐煩了。

搞什麼鬼?

要罵要打趕緊的啊,速戰速決,她還冇吃晚飯,肚子正餓的慌呢好不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