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這個村姑不簡單 > 第8章 哎嘿!就是打不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這個村姑不簡單 第8章 哎嘿!就是打不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李翠蘭掙紮了老半天,纔在林小虎的拉扯下站了起來,暴跳如雷的瞪著林月。

真是見了鬼了?

怎麼就打不到這小雜種?

不待李翠蘭緩息,林小虎便忙不迭的將藤條撿起來遞給李翠蘭,“快,揍她!”

說完站在林月身後,掄起拳頭抬起胖腳,準備對林月拳打腳踢。

見此,李翠蘭也毫不猶豫的甩起藤條再次向林月的臉麵抽去…

“啪!”

這次藤條抽打在皮肉上的聲音順應響起。

慘烈的嚎叫也應聲傳來。

隻不過令人失望的是,啪聲、嚎叫聲卻不是來自於林月。

林月在藤條甩過來時,靈活的往旁邊一躲,藤條自然而然的落在了站在她後麵,準備對她拳打腳踢的林小虎身上。

由於李翠蘭使出了狠力,林小虎直接被抽打的仰翻在地。

臉上一道血痕自左眼角斜亙到右嘴角。

林小虎直疼的捂著臉在地上嚎哭打滾。

“李翠蘭,你在乾什麼?”

一道粗獷略帶怒色的中年男聲從樓房方向傳來。

林大山穿著白色汗衫,黑色大馬褲,踢踏著人字拖鞋從小洋樓裡出來。

第一眼就看見李翠蘭瘋了似的一鞭子抽打在他的兒子身上。

他本來舒坦的躺在客廳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刷著短視頻,欣賞著大長腿美女修煉瑜伽的優美身姿,結果被她的老孃打擾。

他的媳婦又在折磨她的外甥女,他的老孃希望他下去管管自己媳婦。

開什麼玩笑?

他老孃真的是越來越癡呆。

他是什麼德性?他媳婦是什麼德性?他老孃又不是不知道。

對於李翠蘭虐待林月的情況,他從來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因為他也不喜歡林月這個拖油瓶。

一方麵是林月真的很不討喜。

瘦了吧唧,黑不溜秋的不好看也就算了,性格還怯弱膽小,沉悶的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來,非常不討喜!

另一方麵,也是最重要的方麵,是他始終覺得妹妹之所以坐牢也是被林月這個拖油瓶害的。

他甚至覺得林月是個孽種,不是他那金龜妹夫的孩子。

他實在不願意下去管林月的破事,可他老孃拄著柺杖站在他麵前,不停的嘮嘮叨叨,真是比林月還煩人。

他不得已準備下來做個樣子。

可這是怎麼回事?

李翠蘭瘋了嗎?怎麼抽打自己的兒子?

林大山趕忙撲在地上,扶起鬼哭狼嚎的林小虎。

當看到自己兒子臉上的血痕時,“嘶!”他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冇等林大山搞清楚狀況…

“小雜種,我要打死你!”

李翠蘭顯然已經打紅了眼,她顧不上自己慘烈的兒子和發怒的丈夫,目眥欲裂的再次掄起藤條向林月狠狠抽去。

真是個瘋批!嘖嘖!

林月內心感慨,眼角餘光瞥向李翠蘭甩來的藤條。

在藤條快要落向自己的臉麵時,輕而易舉的往旁邊一躲。

“啪!”

李翠蘭藤條抽了個空,由於慣性和力的作用,藤條順著她的右手向左邊後背繞過,藤條尾端剛好抽在她自己的右臉上。

一道血痕迅速貫穿李翠蘭右臉。

“啊……”

一聲高音量的尖叫劃破了夜空!

加上林小虎的聲音,母子倆你嚎哭,她尖叫,甚是熱鬨。

連“啾啾”鳴叫的夜蟲都嚇得停了聲音。

蹲在地上安撫林小虎的林大山聞聲,連忙起身看向李翠蘭。

看到自己媳婦右臉上的血痕,一臉懵逼。

怎麼回事?

“哎喲!舅媽,你可真是下得去手啊?打了兒子也就算了,怎麼連自己也打?”

林月站在一邊,顯得幸災樂禍。

“死丫頭,到底怎麼回事?”

林大山怒氣沖沖的看向林月質問道。

林月聳了聳肩,兩手一攤,一臉無辜的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道,“你問舅媽啊!”

“……”

“哎喲!小虎,翠蘭,你們這是怎麼了?

哦喲…這臉,這臉怎麼這麼可怕?”

外婆拄著柺杖才從兩層洋樓裡蹣跚出來。

結果入目入耳的卻是兒子媳婦的痛苦和哀嚎。

走近了細瞧,才發現兩人臉上都有一道長長的血痕,而且臉腫的跟豬臉似的。

外婆忙又看向林月,發現外孫女好好的,默默的舒了口氣。

“大山呀,這到底是咋個回事啊?”

外婆一臉懵逼的看著自己兒子問道。

咋個回事?

我怎麼知道?

簡直煩躁透頂了。

林大山揪了揪頭髮,轉身問自己媳婦。

“翠蘭,到底怎麼回事?”

李翠蘭眼圈泛紅,嘴角直抽搐,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的眼裡充滿了不解與不甘,甚至還夾雜著一絲恐懼。

嫁到林家快二十年了,一丁點委屈都冇有受過,可今天一天卻接二連三的受傷。

而這些傷竟然是被她虐待了十來年的小雜種弄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那小雜種被臟東西附體了?

李翠蘭想著想著瞳孔不由得放大。

“翠蘭?”

看到自己媳婦似乎有點恐懼的樣子,林大山忙又喊了一聲。

李翠蘭冇有迴應。

咦!

這婆娘不會是中邪了吧?

林大山有點慌了。

他可是親眼看到自己媳婦拿藤條抽自己兒子來著。

至於媳婦臉上的傷,雖然他當時在安撫兒子冇看清是怎麼回事,可是藤條在媳婦手裡…

而林月,她也冇有膽量去抽自己的舅媽!

難不成,真如那賤丫頭說的,是她自己抽打的自己?

見鬼了這是?

林大山陷入了沉思。

“大山,翠蘭…”

外婆看看兒子,看看兒媳婦,又看看孫子。

兩個老的呆愣愣的站著,小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以外婆的遲鈍,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辦?

“外婆,走,回屋休息!”

林月冷眼看了看發愣的林大山和李翠蘭,過來攙扶外婆。

他們這是自作自受,自食惡果。

如果冇想著虐待她,也不會如此。

若是換作原主,現在可能已經慘不忍睹了。

被林月一打擾,遲鈍的外婆好像又想起了什麼,忙走到林大山跟前,使勁拍了拍他的肩膀,急道,

“大山,快,快帶小虎去你吳叔家上藥,趁人家還冇有睡著。”

發愣的林大山終於被自己老孃拍醒。

他眯著眼看向林月,眼裡儘是厭惡與怒意。

想要說什麼,但還是壓了下去。

回頭扶起還在嚎哭的林小虎,往大門方向走去。

走了兩步,又返回來狠狠拍了一把自己媳婦的肩膀道,“彆發愣了,回屋去!”

李翠蘭回過神,二十年來第一次乖乖聽林大山的話,默默的向自己樓房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